sammy古月

澜巍找文

找不到一篇澜巍的古风武侠文,赵云澜在查案,沈巍表面书生其实是江湖上大名鼎鼎得黑袍使,默默相助赵云澜。

记梗-浮云生死

如果银容死后,牧云勤怕幼子被害,将笙鹅托付给穆如槊,安排在桃源水村云宅长大。
如果寒江自幼守护笙鹅左右,可谓竹马之交。
如果瀚州八部从未分裂,邺王怂恿赫兰王叛变,铁沁之子硕风和叶被迫逃离故国,后被游山的笙鹅所救。
另一种设定的海上牧云记🤐🤐🤐,三人你死我活爱来爱去的大三角。
脑洞太大,在此先留梗。

记梗-邪教冷冷冷cp

讲真,虽然同框就两次,但我真的觉得硕风和叶和笙鹅很配😳😳😳不觉得瀚北男儿✘细皮嫩肉笙皇子很带感嘛
好吧,其实我是不是站all笙😂😂😂

记梗-悔念

寒江完成了当初的诺言,将寒彻刺入牧云笙胸口。
登帝后的君王,时常拿着牧云珠把玩,偶尔开口:我,后悔了,牧云笙。
我后悔当初答应你的誓言。
我后悔没有好好保护你。

牧云笙死了,却也没死。
作为人的那部分死了,作为魅的那部分借着他人的执念化为人形。
当他回到梦中的未平斋,看见那人手里的珠子,他淡淡开口:是你,在叫我的名字?

😳😳😳砰砰砰
听到我的小心脏
仿佛要跳出来了

花信 ( 鬼怪 / 使者 )


07

王……

王……

由远及近的声音,温柔而又淳厚,是谁,在叫我……

我的王……

是谁?你是谁?

王黎坐在大殿之上,他伸出手想要抓住眼前跪坐之人。

将军卸下盔甲踩过阶梯来到王的跟前,他抬起的面容竟是暗淡不明,王黎看不清楚,长年握剑的指腹带着老茧,抚过王的下颚。

“ 殿下,臣自知卑微如蝼蚁,对您的一片赤诚却如泰山。”

是谁?为何我看不清他的脸……

耳边是王的低语,冷得像冰,稳而如水,“ 走的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

“殿下,此言……”将军想要守护一生的王竟要他离开王城,永远不要回来。

“为了王妃,为了寡人,将军你必须离开,这是御命 。”

为了守住金氏一族的性命,将军...

花信 ( 鬼怪 / 使者 )


06

春天烂漫的樱花,夏天湿热的风,秋日璀璨的晴空,冬日的雪花,这一切都在变迁,都在轮回。

在初春暖阳里,在这一切都这么美好的天气里,金信怀里的孩子,白嫩的小脸,肉嘟嘟的小手,一切都是圆溜溜的孩子,在他怀里已经睡了许久午觉,就快要苏醒的孩子。

他一边慢慢轻摇着孩子一边走进末间客房,他看着他正襟危坐,右手执笔,极为专注地整理着这个月考察对象的情况,因为,对那些凡人而言,每一个言行都决定着他们的功过,他们今后的人生,最后是生死薄上的数字,所以,作为审判官,他写得极为谨慎。写完最后一个字,他看着对方纤长的手指慢慢卷起纸张,绑上黑金相间的编织绳,将密封好的卷宗凑近桌上一盏青铜古灯,然后消失殆尽。...

花信 ( 鬼怪 / 使者 )

05

金信坐在高楼最顶端的广告牌上,他今天身着墨绿大衣外套里搭一件白色高领毛衣,似乎凉风太过习习,他下意识觉得有些冷。

他从不怕冷,他是火;他从不怕热,他是水;他本应不怕的,他是永恒的岁月,他是这变化的四季,他是无测的气候。

如今,他觉得风已经吹入他的骨髓,摄入的酒精让周身的毛孔渐渐张开,拿起啤酒轻嘬一口,他享受着这凉风,这萧瑟,这久违的孤独,他乘着酒意念道,那是属于异国的古诗词,“心无旁骛似明镜,无风何处起涟漪,这感觉,真好啊……”

冷冰的地上是那白雪皑皑,首尔的灯光闪烁,带着人影绰绰,透着车影幢幢,他站起身准备离去。

车身将她的身体高高抛起,然后落下,男人惊恐地张大眼睛,他嘴里叨...

花信 ( 鬼怪 / 使者 )

04

每月一次的会面总是让鬼怪极为珍惜,虽然他总是装作不屑一顾,比如,此时,他听到门铃响起,比如下一秒,他就看到突然出现的身影,察差使摘下黑色帽子。

“还是这么没有品味又难看的帽子……”鬼怪管不住自己的嘴。

察差使决定不和他计较,和一个一千多岁的鬼怪发火是不正确的事,他是个尊老的公务员,他走到冰箱年前打开,啤酒,鸡尾酒,酸奶!“有草莓味的酸奶,真的是,大惊喜!”

取出一瓶,抬眼对着主人鬼怪,“谢谢招待。”

对方微抬下巴,小得意的情绪在心脏里扑通扑通。

最爱喝草莓味酸奶,最爱巧克力味奶昔,最爱红茶拿铁,最爱葡萄味果蔬汁,使者这些和小孩子一样的口味他不会承认他其实已经在一年接触下一清...

© sammy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